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我是极品炉鼎 >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大结局

第一百九十六章 大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下一页
  
      天道阁中混乱一片,卢小鼎拉着卢药香的手,盯着头上的天道眼,好在攻击打过来时可以闪开。
  
      “师姐,我们只要注意一些,等着她自毁天道阁后,就能出去了。”她笑着说道。
  
      卢药香皱着眉,看了眼天空才低头说道:“正因为危险,所以我们才要逃出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天道阁如果由这塔平静的毁掉,星域受到的影响不会太大,只有靠近这里的几个星域会消失。”
  
      “如果是由她自行强毁,那有一半以上的星域都会消失,无数的人都将死去,也包括我们。”
  
      卢小鼎眨了眨眼睛问道:“师姐,谁告诉你这些事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善水。”这种事除了善水,还有谁会和她说,卢药香淡淡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现在想逃已经晚了,只能看那些厉害的家伙,有没有什么办法了。
  
      这时,墨魔妲冲了过来,猛得拉住卢小鼎的手就向天道镜飞去。
  
      “啊!”卢药香愣了一下,本想去抓她回来,手都伸了出去却又停住。
  
      她看着墨魔妲想到,这人是和那些厉害家伙在一起的,如果他们想逃出去的话,必然能有办法。
  
      小鼎跟着他们便可以活下去,留在这里只有死活一条。善水才不会管谁会不会活,星域的存亡更是与他无关。
  
      他谁也不在乎,只是想毁了这个世界。
  
      卢小鼎回头一看,发现卢药香竟然没有跟上来,只是站在原地好好的看着她。
  
      “师姐!”她大声喊道,刚要甩开墨魔妲回去,耳边就传来了卢药香的传音。
  
      “小鼎,你赶快跟他们走,这里撑不住了。善水铁了心要毁掉这里,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,跟着他们还有可能离开,别再拖拖拉拉了!”她严厉得说道,就怕卢小鼎依旧不肯走,没必要大家都死在这里。
  
      卢小鼎皱着眉看着她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被墨魔妲顺势拉到了天道镜处,而墨一梦这时正用些黑色的东西,把镜子画的乱七八糟。
  
      ∝style_txt;这样的法纹谁也没见过,却有股荒野的感觉,非常的大气和充满了神秘感。
  
      众人都在等着墨一梦把天道镜强行打开,而鸦盗贼团的人面面相觑,计划怎么办?
  
      鸦烟的目光落在了墨一梦那边,如果这里崩塌的话,那边就是条生路。
  
      但他没有去求墨一梦,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善水,这个男人肯定有出去的办法。
  
      “杀了他!”鸦烟对着善水一指,带领人就向他飞了过来,只要把他逼到绝境,便会使出逃命的办法来。
  
      天道眼此时正向四周乱攻击,不把这里毁了不罢休,阁中的灵气被搅动得非常不稳定。让人舒服的灵气现在变成了杀人的刀刃,无形无影的割向一切碰得到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不管是人还是物,都会被它们切成碎片,还非常难躲避。
  
      鸦盗贼团的人除了要对付善水,还要躲避这些灵气和天道眼。虽然人多,但善水拥有太之润这个宝物,防御力非常的强大。
  
      他本身就对天道阁熟悉,毕竟是此阁主人的空族,天道眼进攻前会怎么样,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  
      善水被他护住,在天道阁中游刃有余的闪避着攻击,一点也不紧张。
  
      而其它的人就没这么轻松了,进入天道阁里的人都很厉害,但现在被关在阁中打,他们想逃都逃不了。
  
      天道眼的攻击又强得夸张,不少人都被打中,瞬间就化为了灰烬。
  
      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天道阁崩溃的更加厉害,墨一梦对天道镜的破坏也取了些效果,镜面可以伸进一只手了。
  
      只要再撑一会,便可以进入到里面,破坏掉里面那块镜子就能出去。
  
      发狂的星离却在这时盯上了他们,除了她的主人消失之件事外,此时的天道阁中,最让她痛恨的就是墨一梦了。
  
      星离不想放过任何一个人,连整个星域都要毁,更别说是人了。不管是谁,都通通去死吧!
  
      大量的天道眼看了过来,对着墨一梦这边就放出来,每一次的攻击都强大到可以干掉一个长生期的人。
  
      而他只能站在这里破镜不可逃避,就算墨一梦能够挡住第一波,也不一定就能挡住第二波攻势。
  
      “小心肝,先到旁边去等一下,破了镜就带你离开。”墨魔妲一看,便狠狠推开卢小鼎,和其它墨家的人站在了墨一梦的身后。
  
      他们站的位置很有讲究,一看便知是法阵站位,以身为阵组成了防御。
  
      在天道眼攻击打来的瞬间,便放出光芒把天道镜和墨一梦给挡住了,全力和天道阁拼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而墨魔妲的声音也在整个天道阁中响了起来,“如果还想活命,就过来一起挡住攻击,天道镜打开大家都可以逃走!”
  
      “这边星域的毁灭已经不可避免,什么门派种族已经全是空,我们只有同心协力才能活下去!”
  
      随着他的声音在天道阁中传开,星离如同听到笑话般大笑起来,“想进入幻千之空,你们别做梦了!”
  
      进入天道阁中的人,虽然有听到星离和太之润两个空族的矛盾,但对于天道阁毁灭,他们所居住的星域也会全部消失一件事,却根本不知情。
  
      现在听到墨魔妲的话,顿时就觉得找到了知情人,别的地方也无处可逃,就抱着一丝希望飞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无数的传音从四面八方过来,讯问这到底是什么回事。
  
      墨魔妲简短的把事情解释了一下,天道阁把大家所在的这片世界隔了起来,如果它毁掉的话,产生的扭曲和冲击就会撕碎里面所有的星域。
  
      而此时它干的就是这件事,除了他们之外,其它的人和星域没一个能逃得掉。
  
      虽然幻千之空那边很凶险,但比关在这里被白白打死强多了。
  
      话他是说了,信不信就由听的人自行决定了,反正一心想要寻死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。
  
      过了片刻,外层天道镜就快完全被突破,墨魔妲他们却快撑不住了。今天会发生这样的异变,是谁也没意料到的,谁知道身为守护者的星离会失去理智。
  
      各种准备都全了,连强攻都有想过,就是没料到这种鱼死网破的情况。
  
      就在大家快撑不住的时候,一道道光芒往他们这边飞了过来,想通的人都飞过来加入到了他们这里。
  
      自己一人面对天道眼的猛烈攻击,还不如找人一起干,人多力量大。就算有人死去,总会活几个下来,自己就有可能是其中之一。
  
      除了善水和鸦盗贼团的人,其它活着的人大多都赶来了,在墨魔妲的安排下进入了阵中开始出力。
  
      进来才发现,天道眼对此处的攻击简直多的令人发指,放出全身的神力都没有能活下来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众人苦苦支撑着,而善水和鸦盗贼团还是没过来,依旧在那打得不可开交,大家都不懂这群人多大的恨仇,都什么时候了还这样。
  
      卢小鼎则飞回到卢药香的身边,看着她问道:“师姐,你要帮善水,还是去护天道镜啊?”
  
      “天道镜还有一点点机会,我们一起过去吧。如果能够活着出去,你就别再离开了。但失败的话,总算是没有什么遗憾。”卢药香微微一笑说道,现在还能说什么,也只有这个选择了。
  
      卢小鼎点点头,“确实是这样,墨魔妲他们还是有些本事的,我想应该出得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现在天道眼的攻击都集中在了墨魔妲那边,除了避开狂暴的灵气,就不会有多大的危险。
  
      加上有卢小鼎在,就算是受了伤也没关系,马上便可以治好。
  
      但看到她俩过来后,墨魔妲皱了皱眉头便传音给了卢小鼎,“小心肝,别过来!”
  
      “为什么,我们是过来帮忙的呀?”卢小鼎有些莫名其妙,为什么不能来,难道他不想让师姐一起出去吗?
  
      墨魔妲只得解释道:“此阵开起来就只能强行中断,天道阁的攻击太强,越到后面神力消耗的也就越大。你俩修为没到长生,会被吸干的。”
  
      卢小鼎瞪大眼睛问道:“可里面也有不少虚无修为的呀?”
  
      “他们死了无所谓,但是我不能让你们俩冒险,如果进来的话只会死的更早。”墨魔妲说道,别人的性格他才不在意,有些人注定就是要成为别人的踏脚石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站远点等着,等到天道镜打开之时,就马上过来。虽然有危险,但有你在的话,还有三成的机会活着进入幻千之空。”
  
      原来是这样,卢小鼎赶快拉住卢药香,把这事和她说了一下,还是别进去等在外面好。
  
      这时,外层的天道镜已经被墨一梦打开,不像之前那样还有镜面存在,而是硬生生出现了个巨大的洞。
  
      透过这个洞,可以看到后方还有一面镜子,只要再打破它便可以出去了。
  
      大家看到了希望,咬牙切齿的继续放出神力,撑着天道眼打下的攻击。这是他们活到现在,感受过最强的攻击了,每一刻都在生死之间徘徊。
  
      墨一梦却在此时停了手,转头看向了还在打得不可开交的善水他们。
  
      他目光一凛,可怕的威压便冲了出去,扫过了他们几人。那种高高在上,如看蝼蚊的视线落在了他们身上。
  
      这让他们有种感觉,自己只是小小的蚂蚁,对手强大到根本无法抵抗的地步,与他作对显得无比的可笑和幼稚。
  
      善水和鸦盗贼团的身形都是一僵,自认为和墨一梦修为相当的鸦烟,此时心中冷如寒冰。
  
      这时他才意识到,墨一梦的修为根本就不是长生,而是幻千之空中修炼得来,比他强得摸不到边的实力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几个过来护法,不然我现在就送你们去死。”墨一梦口气平淡的说道,还带着一股子的慵懒,却让他们不寒而栗。
  
      善水呆呆的看着他,突然便哈哈大笑起来,对鸦盗贼团的人眨了一下眼睛,便向天道镜飞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老大,怎么办!”盗贼团的人看向鸦烟,只要他说一声,是现在死还是去帮忙都会全部听从他的安排。
  
      鸦烟的目光从他们脸上扫过,虽然大家都戴着面具,但并不影响他知道大家长什么样。
  
      为了自己的自尊,这些伙伴就会成为一具具尸体。虽然他是个手狠手辣的人,却不是那种视伙伴只是有用没用的人。
  
      终于,他一咬牙说道:“过去!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鸦盗贼团的人齐喝道,也飞向了天道镜,加入到了对抗星离毁灭攻击的阵营之中。
  
      整个天道阁中,只剩下卢小鼎和师姐两人没去帮忙,她俩就飞在天道镜不远处,之前还不显眼,现在只剩她们后就格外的扎眼了。
  
      正在拼着老命的众人,眼神不善的看了过来,嘴中也气愤的骂道:“怎么回事,那两个女人站在那干嘛,难道想捡现成的便宜?”
  
      “闭嘴,那是我的空族,站在那是有其它的用处!”墨魔妲不爽得骂道,是他让卢小鼎站出去的,这些将死之人说什么!
  
      原来是他的人,说话的人闭上了嘴,但大家心里面还是有些不满。空族还说得过去,可旁边不是还站着个女人,那就不是空族了吧。
  
      可这阵是他们墨家的,如果此时得罪了人,被踢出去就不划算了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善水却笑道:“卢小鼎确实是空族,但是她旁边的女人,却只是个普通的人族罢了,应该和阁下没关系才对。”
  
      “此时关系到众人的性命,怎么能以男女而分,虽然修为不高,但也许正好差她这份力量,少了便就功亏一篑了。”
  
      墨魔妲深深的看了善水一眼,却见他意味深长的转过头来笑了一下。让他想到了件事,便收回目光就当没听见这句话,继续专心的防御着天道眼的攻击。
  
      “刚才似乎有人说,不过来帮忙的话,现在就去死……”善水继续说道,一点也不在意会不会得罪人。
  
      卢小鼎死盯着他,这家伙想让师姐也进去,可里面会把人吸干了,修为最低的师姐进去肯定会先完蛋。
  
      不行,绝对不能让师姐进去。
  
      而卢药香也不是傻子,被善水这么说几句就会不好意思,她充耳不闻的站在那,只是冷眼瞧着众人,反正不会主动去送死。
  
      见墨魔妲没说话,便有人冷不防的说道:“难道她们觉得这是送死,想在旁边等门打开后才进来!”
  
      此话一出马上便杀机四起,谁也不能容易这种情况发生,自己在拼命的时候,却有人在外面坐等渔翁之利。
  
      卢小鼎皱了皱眉头,看来不能站在这里了,得找个远点的地方。可到时候天道镜打开,师姐赶不上了怎么办?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卢药香突然说道:“我只是有话要对她交代,现在已经讲完,马上就可以进来了,各位何必这般着急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她便要飞进去,卢小鼎一把拉住她,“师姐,我们走,别站在这里看着他们。”
  
      “放心,没事的,你在这里等着便好。”卢药香摸摸她的头说道,又暗暗的传音,“小鼎,如果我不过去,恐怕他们也会和墨家那些人出矛盾。大家相互不信任,不再出力之时,这天道镜打不开,你也会走不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管其它人如何,你一定要出去。我俩相识以来,我并没有为你做过多少事,只是在你还不识这世界时,听从师父的命令领过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长久以来,你为我做了很多事,我不会骄情的说什么无以为报,受之有愧这种话。在我安心的接受你对我的好时,我也希望你能坦然的接受我对你的一点点付出。”
  
      卢药香毅然的转过身,不肯再看卢小鼎一眼,直接飞向了天道镜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卢小鼎,你觉得墨一梦可以打开幻千之空出去吗?只要我再加些力量,那阵便会疯狂的吸走里面的神力,你师姐那点点力量会成为第一个牺牲者!”星离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卢小鼎的耳边,笑得肆意妄为。
  
      卢小鼎侧过头,看到了星离正表情扭曲的飘在旁边,用的并不是人人都可以看到肉身,而是一直以来都不被人看到那个神魂。
  
      “你快死?”她扫了眼星离便问道。
  
      星离的脸一僵,猛得便恢复了狂妄的样子,“我当然要死了,我正用自己的力量毁掉天道阁,到时候那些星域也会全部毁掉!”
  
      卢小鼎平静的看着她,“那你来找我干嘛,我一没阻止你,二没有试图打开天道镜。”
  
      没想到她在这时,竟然会如此的冷静,星离便冷哼道:“我的主人被你认识的那人毁了,现在我只想看到你们痛苦,关键时候你也没帮我。所有人都是骗子,连主人也是这样,明明当初是他说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的!”
  
      “善水骗你的,我可以肯定那魂魄不是你的主人。虽然看起来像,但是凭感觉,我觉得他是为了叫你误会而自毁,才弄出来骗你的。”卢小鼎说道。
  
      星离沉默了,半晌之后才说:“那又如何,反正主人的肉身没有了。正是那善水动的手脚,才发生了这样的事,一定是太之润告诉他,主人的尸身在我这里,他才会对我下的毒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,毁了我和整个星域对他有什么好处!”
  
      卢小鼎想了想说:“大概是灰说想看到幻千之空吧,不然只能用疯子的恶趣味来解释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,他竟然想守这个信用,还真是叫我有些尴尬啊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个,卢小鼎便向星离问道:“既然没什么事了,你能停下吗?就算不想守天道阁,也可以心平气和的离开,没必要弄得大家鱼死网破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哼!”星离冷哼了一声,“我就算是想停也不行了,天道阁马上便会全部崩溃,已经不受我控制。”
  
      卢小鼎若有所思的说:“那你现在来找我说话,是将死之时,才发现自己寂寞吗?”
  
      星离瞬间贴近她,咬牙切齿得讲道:“卢小鼎,天道阁毁掉你也活不了。别想着墨一梦可以打开镜门,这不可能办到,你别给我说这些有的没有!”
  
      “那把你剩下的魂魄和力量都给我吧,我好像还欠你个人情,虽然不是为了这个,但就顺便把承诺一起应了吧。”卢小鼎伸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